中国教育在线 中国教育网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32岁开始考公务员,失败了三次

http://gongwuyuan.eol.cn  来源:  作者:河东一苇  2011-05-26    

2018国考时间安排 2018国考考试大纲

  一年一度的国家人事部公务员考试的日子让想起前年我参加公务员考试的情形,想来往事依稀,恍然如梦。

  公务员考试时间大约都是每年11月的最后一个星期日。

  不知何时生就的好高鹜远的毛病,总在这山望见那山高,在北京广播学院学习过一段,自命不凡,便向往过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后来还应聘过《南方周末》,就像一个站在平地的人总在向往高山的风景一样,结果自然都是因为没有骄人的双翼,所以终了还只在平地上站着。

  这种心情,说得积极些是锐气,总在追求理想,说得消极些是对自己的各方面条件没有正确的认识,在做一些无谓的挣扎。其实是追求也罢,无谓的挣扎也好,都是非常费人心血的。

  动了考公务员的念头,是原来一位同事参加公务员考试,一举成功,进入某县某局,成了一名国家公务员,别的同事说起来均羡慕不已,称其从此端上了金饭碗云云。

  既然同事都能考上公务员,自己也可以试一试,便试了。

  试是真正的试,准确的时间是2006年,动了考公务员的念头,心里只有盲目自信,想自己从小最爱考试,啥考试都不怵,反正成绩总是乐观的。考公务员时也是那样,报名时报了中央一个部委的文秘职位,看了看考试须知,便大大咧咧地上太原赴考了。老公看我傻乎乎的、大有壮士一去不复回的样子,坚持要陪我一起去。

  到了太原,住在临汾在太原办的一家招待所里,考场就在其附近的某中学。印象中有一万余名考生在那所中学考试,进入学校和考场时,黑压压的人群像潮水,像蚁群,令人触目惊心。

  我进考场参加考试,老公在车站给我买了当天晚上回家的卧铺,然后他去北京办事去了。

  不知道怎么答的题,反正匆匆又匆匆,写申论时是凭着文字功夫一气呵成,自觉优美、流畅而且充满激情,谁知这正是申论文章的大忌。申论要的是观点,要的是逻辑和方法,我这样下笔千言,离题万里,其实是挺可笑的。

  事后果不其然,2007年,我再度参加公务员考试的时候,在网上查看申论的写法,令人吃惊的是,一个公考培训部门的老师在讲申论的写法时,例举了一个反面例子,引用的竟是鄙人06年写在考卷上的文章。老师的评语是,此文看似优美、流畅,但是观点明显不是答案所要求的,因此写申论文章不要只重文,而忽视理,若没有了思辨的方法和论据论点,再好的文笔都等于零。

  考完后是下午四点半,火车站原本有一趟五点钟发往运城的车,但是怕赶不上,所以老公为我买的是晚上十一点的火车,怕我在车上太累,花一百零四元买了张卧铺。然而我出了考场就进了火车站候车室,在那里就等了近六个小时,差点就要晕倒了。上了火车,在哐啷作响的火车上也没有睡好,一大早到了运城,回家梳洗一番又去上班,累得够呛。

  一个月后,考试成绩出来了,连80分都不到。那一年分数线是105分。听说中央各部门职位的录取率是一比四十五。一个考场有三十名考生,这么说,有的考场所有考生都可能是陪考了。

  同家属院中一个应届毕业的大学生也参加考试,还考了九十多分,让我好没有面子。老公安慰我说,出校门时间太长了,知识都忘了。其实我参加过考试后发现,第一科考试有不少像奥数题,还有些像脑筋急转弯似的东西,我大约只做对了文史方面的题,数学的脑筋急转弯一看就头大了。

  没有考上,但我没有放弃,决定明年再来。

  2007年,我做了一些准备,其实也就是提前一个多月,做了些往年公务员考试的题,总结出一些规律而已。要知道,这些学习全部是在晚上下班后进行的。记得在网上做题时,遇到拦路虎,便给北京的姐姐打电话,她做出来以后再告诉我思路,就这样,一点一点,我总算对那让人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的奥数题有了些理解。知道原来就是那么一些规律。

  如此这般,坚持了一个月,弄得眼睛近视得更厉害了,脸也黄了,心脏也跳得忽快忽慢了。

  网上报完名后,考试时间仍然是11月的最后一个周日,这次我坚持要一个人去。向老公说明,上次已经有过经验,请完全放心,反正是星期天考试也不影响工作。

  老公见我去意已决,只好答应了。他送我到车站,上车前在火车站前的关公小吃城喝了碗小米粥,吃了个包子,因为天气太冷,那粥也不太热,包子也不太热,我就装着一肚子的凉粥和凉包子上车了。心里也和那包子、粥一样凉凉的。

  到太原后已是下午一点,我打了个出租先去提前联系好的太原理工大学招待所,离考场——山西省财专不太远。到了招待所,登记好房间后,我直奔财专。老天爷助兴似的还飘起了雪花,我穿着羊绒短大衣,觉得它忽然变得像纸一样薄,一点也不保暖。脚上的鞋子,尖尖的,底薄薄的,倒是俏了,但是在雪水中一泡,冰得让人直打哆嗦。我就穿着纸一样薄的羊绒衣服,踩着让人打哆嗦的鞋,走过雪水和冰渣子,走了好远的路,去了财专认考场。认考场的考生挺多,都是三个一群五个一伙的,一看就知道是刚出校门的学子或者有的还在大学里苦读。只有我一个一看就是成年人,和监考老师差不多,孤零零一个人,眯着眼睛看考场示意图,认楼,认教室。认完考场,又匆匆往回走,走到一个十字路口,看到路旁有一家削面馆,想想该吃午饭了,便走进去要了一碗刀削面。时间不长,面好了,我夹了一筷子,这才发现,那面里不知放了什么添加剂,咬起来硬得硌牙,和皮带一样,吃到后边,更是觉得像钢丝一样,可我还是咬着牙,将这碗钢丝面吞入肚中。

  踩着雪水往理工大学的招待所走,路上还有几拨学生模样的人向我问路,我苦笑着说自己不是太原人。

  回到宿舍后发现,我登记的屋子中又来了三个女孩,都是考生,于是,大家都翻看着书本,认认真真地复习,我也一样,忍着胃里的难受,趴在床上复习。那床不知道是什么做的,疙里疙瘩,让你怎么着都不舒服。

  看了一会儿书,天晚了,我吃了些老公为我带的面包,喝了袋奶,便准备休息。在床上翻来覆去也没有睡成个样子,天就亮了。匆匆忙忙泡了碗方便面。那暖壶里的水不太热,还有一种说不出的怪味,我反正将那不冷不热的方便面吞了下去,然后向财专赶去。

  我的座位在对着门的第二排第一个,门开着时,风朝着我吹,门掩着时,风还是透过门缝朝着我吹,吹在我那饱经风霜的膝盖上,一阵阵钻心地疼。我一边认真答题,一边不停地揉着膝盖,心里叫着,我可怜的膝盖,我可怜的膝盖,让你受症了。

  答完题,准确地说还有结尾几道题还没有算出来,交卷的电铃就响了。匆匆交了卷,感觉比去年答得要好,卷子里有几道题是我做过的。踩着积雪回到住地。照样泡不冷不热的方便面。

  吃完方便面,稍事休息便去考场,这次考申论,我先列了个提纲,将观点摆好后,再找论据,一步步论证,感觉比去年老道了许多。

  考试中间,腿依然在疼。但我咬着牙认认真真答着卷,坐在我旁边的几个考生看我奋笔疾书,似乎都有些羡慕的样子。我答完题,时间还早,慢慢地检查完,交了卷。

  吸取去年的经验,我买的是第二天的火车票,在招待所又住了一晚上,当晚,房间的客人换成了北京来的几位看孩子的女性家长。她们晚上聊得很是热火,我的病却在考完后因精神放松后发作了。

  第一天中午吃的钢丝面,两天吃的不冷不热的方便面,还有考完那天晚上,我吃的一个死面饼夹咸菜,全部连本带利向我的身体讨还债务。

  话说考完试,我回到招待所,原本想好好招待自己一番,走进了招待所的一楼餐厅。那餐厅里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我点了一碗面,大师傅才懒洋洋地拿了干面去和的样子,我一看,不知道要等多久,连忙走了出来。

  楼道里的服务员好心地告诉我,学生食堂还有饭,在西北边不远处。我便匆匆走去了。走在人来人往的校园中,我像一个家长,又像一个老师,还像一个流浪者,反正不像一个学生。到了食堂,我要了一份小米汤,谁知那米汤是舀过一轮之后又加了些开水而成的米汤,只有数得清的几粒米,余下的全是温吞吞的水。我强忍着胃中的不适又将其吞下。出了食堂门,看到有个同学手里拿着一个饼子卷菜,边走边吃,很香的样子,我便也在食堂口的小摊上卷了个饼子,死面饼子卷咸菜,全是冷的。

  我拿到房间后,咬了两口,觉得胃中一阵难受,但还是咬着牙,将这世界上最难吃的晚餐咽下了肚。

  然后我倒在床上一动也不动。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房间几个家长逛街尚未回来,我只觉得身上一阵热一阵冷,胃里一阵阵往上泛酸,赶紧从床上爬起来,向对面的卫生间走去,一阵狂呕。然后虚弱地漱了漱口再度睡下。其时,几位家长已经回来,躺在床上高高低低地说着话儿,是一口纯正的京腔儿。

  我迷迷糊糊地昏睡着,到了大约半夜时分,起来又呕吐了一番,只觉得满嘴的苦,大约连胃液都吐出来了。

  早上六七点钟的火车,我将闹钟定在四点,四点起来,叫醒了服务员,退了房,拿着早已买好的火车票,直奔火车站而去。

  冬日凌晨的太原寂静非常,我踩着一路的霜雪走向公交车点,路上只有一个清洁工挥舞着大扫帚扫着街。我背着包,穿过一个十字路口,一阵寒风向我吹来,我忽然再次呕吐,是喷射性的那种,可怜早晨喝的一杯热水,全吐到太原的大街上去了。

  我走到一个站牌前,不知道等了多长时间,电车来了,车上人不太多,我上了车,向火车站方向而去。

  到了火车站,进站,上车,又是匆匆太匆匆。一路昏沉沉坐过去,到运城站后,老公在外边接我。我们直接向我妈家而去。

  到了我妈家,爸见了我说,怎么像病了一样,脸黄得吓人。我无力地笑了笑,只说有些晕车。

  一个月后,成绩出来了,103.5分,中央各部委的分数线是110分,地市级公务员分数线是90分,我报的是中央机构的公务员,所以算是又白忙活了一场。

  2008年,我还报名了,佛祖保佑,把自己的毕业院校——广播电视大学竟然错打为广播电炉大学,被挡在了考场之外。其后,我的年龄也逼近35岁,便从此放下了这颗考公务员的妄心。

  安安心心地工作、采访、与人为善,安安心心地读书、修身、养性,安安心心地认命、安分、内守,安安分分地诵佛、内省、尽责,直到今天。

 

推荐给好友    我要收藏    我要纠错    我要打印
中国教育在线公务员APP

免责声明:

① 凡本站注明“稿件来源:中国教育在线”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本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站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教育在线”,违者本站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站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站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教育和科研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联系。

公务员电子周刊

滚动新闻
eol.cn简介 | 联系方式 | 网站声明 | 招聘信息 | 京ICP证140769号 | 京ICP备12045350号 | 京网文[2017]10376-1180号 |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0236号
版权所有 赛尔互联(北京)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CERNET Corporation
Mail to: webmaster@cernet.com